• 艺术会展门户 — 参展、参会一站通

围屋之变——2021年第17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前展 对客家围屋的深度挖掘 对空间观念的艺术探索_最新资讯_艺术头条_艺术会展网_会展网_中国艺术会展网丨艺术展_画展_参展_观展_展会信息一站式信息平台
 

围屋之变——2021年第17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前展 对客家围屋的深度挖掘 对空间观念的艺术探索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01-26  浏览次数:1173
      海报_副本
海报
 
  1月22日,“围屋之变”—2021年第17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前展在深圳雅昌艺术中心悄然开幕,因疫情原因展览没有举办开幕式,但仍旧吸引了众多观众前往。26日,展览团队在雅昌艺术中心举办了小型的在深媒体见面会,龙南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罗晶一行,及策展人王林、艺术总监应天齐、深圳雅昌艺术中心总经理肖伟文出席了见面会。
 
  策展人王林在会上表示:“因为疫情的原因,第十三届建筑双年展从去年推迟到今年举办。在威双展组委会拟定展览主题的时候,还没有发生疫情,我和应天齐先生是因为展览主题"我们将如何共同生活"非常好、非常有针对性而开始申请建筑展的中国展,提出主题《围屋之变一一关于中国传统移民建筑的对话》,威双展组委会第一时间首先批准了我们这个跟龙南围屋建筑有关的平行展。
 
  龙南围屋是典型的客家移民建筑,第一个特点是聚族而居、围合防卫,第二个特点是祖祠信仰、耕读传家。从而构成围合防卫与内构外向的依存关系。说到威双建筑展,其实并不是一个关于建筑形态、建筑营造及建筑模型的展览,而是一个关于空间意识和空间观念如何创新的当代艺术展,与威双艺术展各有侧重,并驾齐驱。”
 
  艺术总监、艺术家应天齐同时在媒体见面会发表致辞,他阐明:“展示在这里的12件以龙南客家围屋作为载体的当代艺术作品,是经过艺术家们多次推敲反复修改几易其稿而创作完成的。本届双年展因疫情原因组委会宣布推迟一年举办,如此给艺术家们留出了更多思考的时间和创作空间。我们希望这些作品能够在人类生存境遇、个体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围合与开放、如何与大自然友好相处和谐共生、自由与非自由的悖论、对历史的凝视与未来的眺望等多层次多维度的命题下,引发思考产生警醒。
 
  整个世界正面临着“百年未遇之大变局”《围屋之变》当代艺术展的出现,体现了当代艺术家的社会担当,在对古老围屋发掘中,得以将中华民族先民们的智慧、古老生存方式的生活内涵、传统建筑艺术的现代审美,因当代艺术作品的诠释而再度闪耀出新的人文光芒。”
 

媒体见面会现场


媒体见面会现场


媒体见面会现场
 
  2019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主席保罗-巴拉塔(PaoloBaratta)和第十七届国际建筑展指定策展人哈希姆-萨基斯(HashimSarkis)宣布了来年的主题——我们将如何共同生活。
 
  展览“围屋之变”应运而生:龙南围屋,分布在江西省赣州市龙南市境内,龙南市有大小围屋360余座,其中有代表性的围屋是关西新围、杨村燕翼围、里仁栗园围等,围屋建造时代不同,建筑风格各异,设计布局先简后繁,建筑规模先小后大,属客家民居。
 
  “围屋之变”因高度契合双年展主题而入选,又因2020年的全球新冠疫情而改期,将于今年5月重磅亮相威尼斯。此次在深圳雅昌的前展,是12位艺术家朱成、何多苓、应天齐、李向明、师进滇、顾雄、傅中望、叶放、李枪、焦兴涛、李川、安海峰,在完成参展作品后,与龙南市人民政府以及策展团队共同希望,将这些历时一年精心打造的艺术作品在启运意大利威尼斯之前,于国内首次集中亮相。
 
  策展人王林在前言中写道:“选择龙南围屋作为创作起点,旨在思考中国客家移民与当今世界移民的关系,体验每个家庭与家族在面临历史危机时的生活抉择与生存智慧。”媒体见面会上,王林表示:“龙南围屋是典型的客家移民建筑,第一个特点是聚族而居、围合防卫,第二个特点是祖祠信仰、耕读传家。从而构成围合防卫与内构外向的依存关系。说到威双建筑展,其实并不是一个关于建筑形态、建筑营造及建筑模型的展览,而是一个关于空间意识和空间观念如何创新的当代艺术展,与威双艺术展各有侧重,并驾齐驱。”
 

活动现场


活动现场


活动现场
 
       此次展览的艺术总监应天齐提到,疫情给展览带来的不确定性反而让大家有更充足的时间准备作品,艺术家们都反复深入龙南在地考察,最多的去了四五趟。
 
  “我们对客家围屋有深度的挖掘,建筑是时代文明的缩影,关注一个时代的建筑,可以看到有人生活过的温度和痕迹,民居是感受时代变迁的一个坐标。”
 
  在被媒体问到此次展览会对客家的围屋带来怎样的影响时,罗晶部长不仅提及展览将对客家文化、围屋文化的推进作用,更特别提到:“在疫情的特殊环境下,龙南有很多的人在深圳过春节,今年特殊环境下的留深,也是这次展览的特殊意义,我们希望展览能够给与留深过年的龙南人一种来自家乡的思念。”
 
       据悉,此次展览不收门票,疫情期间需通过雅昌小程序提前预约。
 
图片1 
  鱼与渔,应天齐,装置150×116×50cm,2020,水、鱼、监控设备、记录本
 
  策展人王林评论:

  应天齐的艺术创作不论是版画、油画、综合材料绘画,还是装置、行为、整体环境艺术,一直和传统民居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他的参展作品《鱼与渔》就是以龙南燕翼围为原型,放大模型尺度做成的透明实体。然后安装微型录相设备,注入清水,变为鱼缸,将静态建筑形态和小鱼游动的动态影像集于一体,让自在之物与监视观看、实体作品与在场观众相互介入。不仅引发了内外观看、虚实互动的极大兴趣,而且消解传统围屋的封闭性,使新材料构成的作品产生出精准、精确、精致的审美感受,不无时尚所需的娱乐性。这是对中国传统移民建筑与现代性思想意识及其生活方式如何接轨的理性思考与直觉表现,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围困的现状与观看的无奈之中,作品深刻地提示出关于自由问题的悖论思考和对于艺术自由的无限向往。
 
  艺术家自述:

  从燕翼围高大坚固的建筑外形中收获灵感,整个建筑就像一个方形的鱼缸,居住的于其中的居民好似鱼缸中的小鱼。人的安宁生活与自由天性需要在现实环境求得某种平衡。
 
图片2_副本
  围,何多苓,师进滇,装置,500×500×100cm,2020,白色铁丝网

  策展人王林评论:
 
  何多苓和师进滇是一对长期相处的老朋友和老哥们,他们的共同之处,是深谙人生与艺术中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坦然用以轻为重的方式进行艺术创作。此次二人合作的作品《围》,直击主题,但艺术语言却曲径通幽,以抽象性而非具象性的方式,化实为虚,用白色镀锌铁丝网作为基本材料,编织密集线条组成的模块。根据场地条件,组成不同的围合形态,或名围屋群落,或称围屋之变。两位艺术家的作品注重线条表现的中国特色,以线结网,借网成面,由面构形,进行现代性审美转换。既有网络时代的象征性表达,又有东方哲理的直观化体现,透视复杂的人生境遇,以其超现实的精神体悟,通向文化现实、现状与现场。
 
  艺术家自述:
  燕翼围、关西新围等内部纵横错落的建筑空间使艺术家产生一种时空的穿梭感,仿佛置身一个虚拟的历史空间中,在公共与隐私之间表现着人与人的复杂关系。
 
图片3_副本
  抱团取暖,李向明,装置,550×255cm,2020,木、火盆
 
  策展人王林评论:

  李向明作品形似八阵图,八门八卦,四方开合,八面进出。这是中国太极文化的精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机动性很大,灵活性极强。原拟中心处置放一个人形模特,用以提示围合处境与生存状况。后因新冠疫情在展期爆发,肆虐全球,艺术家修改方案,在正中间放上了熊熊燃烧的火盆。这不仅是围屋家人依偎取暖的记忆,而且以“抱团取暖”之名,提示出世界人民“我们将如何共同生活"的主题,提示出当下共同防疫、温暖人心的必要性。其作对比的开与合、进与出、木与火、静与动,置于构造方式的整体性之中,有非凡的力量感和剧场性。
 
  艺术家自述:

  栗园围、西昌围等丰富的门窗户扇具有特有的美感,每一个围屋的大门成为建筑交流与交通的重要关口。门扇的开合封闭也代表居住于围屋之中的人的思想与精神状态。
 
图片4_副本
  洞见,傅中望,雕塑,53cmX53cmX53cm,2020,木

  策展人王林评论:

  傅中望作为中国成就卓越的雕塑家,更是一个媒介艺术家。其作来自他对于龙南围屋的深入观察和灵性体悟,以其特有的榫卯结构方式,创造出体量感强悍的装置木雕作品。造型厚重,不无抽象性,其形有巍峨之感而构造开放。开口处得力于斗形的深度感,亦代表围屋用于瞭望与射击的孔洞。此乃点睛处,既有保家御敌的功能表达,也不乏洞见生活的穿透力。
 
  艺术家自述:

  栗园围、耀三围遍布四周围楼的枪孔给艺术家带来创作的灵感,先民透过这些洞孔观察着外部世界,怀揣戒惧却又对未来抱持希望。这些岁月的留痕使艺术家感受到看似矛盾却又真实的情感,用作品表达对未来和谐安宁生活的期盼和祝愿。
 
客道,叶放,装置,220×135×295cm,2020,木_副本
  客道,叶放,装置,220×135×295cm,2020,木

  策展人王林评论:
 
  叶放是著名的建筑学家,也是一位精通材料功效的当代装置艺术家。其作以炮楼和茶亭为基本建筑形态,取其拐角围墙延伸为半围合空间,上为设防之备,下乃待客之道,作品其实就是一处朋友之间相聚茶饮的行为现场。将围合与开敞并置一处,意在告诉人们,闭关自守并不是人的需要,维护生命财产安全固然重要,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与沟通,才是人类命运休戚相关的真正保障。
 
  艺术家自述:

  龙光围、耀三围等高大坚实的炮楼是客家先民抵御外侮的重要设施,而如乌石围等精美的建筑雕塑、纹样则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深厚的内涵。现代社会更需要的是和谐共处,把炮楼变成茶室,化敌对为友谊。
 
图片5_副本
  弈,应天齐,安海峰,装置,270×220cm,2020,陶瓷棋子、木、石膏
 
  策展人王林评论:

  安海峰是学生,应天齐是老师,两者有着中国艺术传统的师徒关系,故酿就二人共商合作之作。作品从围屋与围棋共有的“围”字出发,提取博弈围合取胜的游戏规则,布置著名棋局,这是典型的中国知识与中国智慧。围的大与小,气的有与无,棋子形状的指物性,都可以说是危机与生机并存、出路与险境共有。这种绝地求生的自我训练,在新冠疫情防不胜防的新时代,给人以特别暗示:人类是否应该重启古老的营造智慧,重新思考未来将如何彼此之间共同生活。学会在尊重万物的前提下,重新与自然友好相处,和谐与共。
 
  艺术家自述:

  从武当田心围、乌石围等围屋航拍照上,建筑仿佛变成了大地上星罗棋布的棋子。今天人工智能已取代人类棋手成为棋手们最大的敌人,人与自然、与社会、与科技等等都在进行博弈。围屋的围与合也正体现围棋的博弈之道,人要顺应时代的发展作出自己的判断。
 
图片6_副本
  《生》之期盼?《老》有所养?《病》壮固疾?《死》得其所?
  朱成,雕塑,690x60x200cm,金属及综合材料

  策展人王林评论:

  朱成的作品《生.老.病.死》有如自己的和围屋的纪念碑。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为古往今来人生经历者守陵。朱成的作品内容丰富,蔚为壮观,有如祭坛一般庄严而悲恸。他把图像、浮雕、人物造型集结成个人史、社会史与文化史。以中国传统建筑形态与局部细节,围绕围屋话题展开,如诗如画,如歌如泣。最后章节的残缺,正是一种未完成性,正意味着一种期待:一个人的人生总有终点,但生生不息的爱恨情仇、妍骚美丑将永存于世。——而艺术正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最高体现。
 
  艺术家自述:

  关西新围、栗园围、武当田心围等围屋以祠堂为中心构筑的建筑体系,呈现出过去、现在、未来人与人在时空交错中的复杂联系,从中能反省历史、思考未来。
 
遥望与凝视,李川,影像装置,120×200cm(D×H),2020,木、Led_副本
  遥望与凝视,李川,影像装置,120×200cm(D×H),2020,木、Led

  策展人王林评论:

  李川作品以原木材料来代表农耕时代龙南围屋的文化特征。原木行李箱并不实用,但代表了人的迁徏与移动,这里包含着传统文化形态与现代生活习俗不可避免的冲突。正是基于对这种矛盾的体验与认知,李川对龙南围屋作为中国传统移民建筑的观察,是整体性的,也是符号化的。围合的木柱通过望远镜、放大镜的组合,增加了遥望远观与凝视近看的观看方式,其历史影像更带入了另一个维度的视觉叙事,并与现成雕塑、装置构成视觉观看的反差,由此强化视觉心理对作品的反应。在这里,私密性与公共性、闭合性与开放性,结合成内外相互发生、虚实相辅相成的艺术效果,从而引发人们对新旧事物的双重思考与深刻反省。
 
  艺术家自述:
 
  客家先民辗转迁徙,构筑围屋,期望在不断变化的现实中获得一处稳固安宁的家园。而现代人却希望寻求某种改变原有生活方式的可能。在变化与固守中,体现着传统与现代的观念撞击。黄竹陂圆围是龙南围屋中较为少见的圆形围屋,或许这种圆代表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完美之道。
 
理想国,焦兴涛,装置,410<em></em>x200cm,2020,旧家具、雕塑、书等_副本
  理想国,焦兴涛,装置,410x200cm,2020,旧家具、雕塑、书等
 
  策展人王林评论:

  长期以来,焦兴涛艺术创作的特点是对普通和日常的关注一一普通人、普通事物、日常事物和日常生活。他在龙南收集普通家俱,在威尼斯收集日常物品,用榫卯相连及围合场地、满铺地垫的方式撘建一座儿童乐园,让前来参观"围屋之变"建筑双年展平行展的家长和孩子们,可以坐卧休息、玩耍和阅读。让人体会远近距离物件偶然相遇构成的场景,有无异样、新奇而又温馨的欣喜之感,以及和不同的人际会相处陌生又而亲切的环境氛围又如何着想。焦兴涛作品的智慧之处,在不强加于人任何特别的东西,只是不动声色地变化地点与场域,让人自会体会到艺术于人的亲近之处。

  艺术家自述:

  围屋内部自成生态,这种围合成为构筑自我精神家园的载体。在关西新围、栗园围中看到的祠堂也是中国古代社会进行教育的所在之地,柏拉图用理想国阐释了用知识构筑的充满良知的社会,在现代也需要这样的精神理想国。
 
隔离,李枪,装置,尺寸可变,2020,杂志_副本
  隔离,李枪,装置,尺寸可变,2020,杂志
 
  策展人王林评论:

  李枪作品以《隔离》为题,显然是针对新冠疫情期间人们不得不相互隔离的危险性。他的作品有自己艺术语言和制作方法,用废弃杂志和裁纸剪纸工具创废为艺,独辟蹊径,独具魅力,早已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逻辑和艺术专利。作品随机布置成围合之形与外向之势,很有针对性地表达出在对灾难突围的自由向往中,文化的野蛮性也会随时死灰复燃,吞焚人应有的道义与责任。李枪作品与身俱来的生态环保意识,正好有力地证明,人与人、国与国的友好关系,应该建立在理性、有序的基础之上,建立在艺术家个人创造力不断介入问题意识的实验性、开创性之中。
 
  艺术家自述:
 
  围屋体现的是一种与外界的隔离与自我保护,围屋中的居民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幸福快乐。有关乌石围照片中快乐活泼的儿童,激发了艺术家的创作热情;在西昌围中看到的建筑门扇组构则触动了艺术家的形式构成灵感。
 
龙南回声,顾雄,多媒介装置,150<em></em>x150<em></em>x60cm,2020,玻璃钢着色,不锈钢_副本
  龙南回声,顾雄,多媒介装置,150x150x60cm,2020,玻璃钢着色,不锈钢
 
  策展人王林评论:
 
  顾雄乃华裔加拿大移民,很多作品与移民文化有关。其作《龙南回声》,取意于当地客家移民建筑中的水井,这是任何围屋为维持生命与维护生活必须必有的设施。圆形水井底部刻有龙南歌谣,不绣钢材料的反光,辉耀井壁。加上传声孔的作用,仿佛是艺术家将不同时空的信息,如水之涟漪,企图从这里向传远方,从故土井栏传至异国他乡。
 
  艺术家自述:

  乌石围、关西新围等围屋建筑中的水井是居民重要的生活设施。龙南山歌的传唱中表达着对远行亲人的挂念与期盼,日复一日的简单生活,正是在这种期盼中孕育出深情和希望。
 
分享与收藏:  艺术头条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新闻视频

 
七月DT模板
推荐图文
推荐艺术头条
最新文章

声明:本站展会信息均由会员发布,网站已尽严格审核义务,因办展过程的不可控性,部分展会可能会存在延期或取消举行的情况,请您参展前务必再次与组织方或展馆方核实,如私下参展遇纠纷,本平台不负任何法律责任。